<nobr id="v9htd"><font id="v9htd"></font></nobr>
      投稿須知
      請將投稿文章及個人信息(作者、用戶名、手機號、個人簡介等)發送到郵箱tougao@iyiou.com,一經審核會有專人和您聯系
      我知道了
      專欄申請
      請將您的專欄名稱、手機號、郵箱、個人簡介(20字以內)等信息,發送至郵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鏈接。一經審核,我們會以郵件的形式進行回復。
      我知道了

      老藥企做研發:玩轉還是團團轉?| 讀財報

      收藏
      大健康
      作者:研發客
      2021-10-05 10:00
      [文章導讀]
      目前有一種趨勢正在形成:多家傳統轉型公司正準備拆分新藥研發部門或子公司,讓其單獨接受私募機構融資或在公開市場上市。
      藥

      本文來自: 研發客 作者: 施櫻子 題圖來自“公開圖片”

      國內有一小部分傳統的上市制藥企業,多年前開始了業務的轉型,如今在創新藥領域表現十分活躍。這些公司主營業務橫跨仿制和創新兩個領域,在參與仿制藥集采的同時,也在開展創新藥臨床研究。

      業績未改變不確定預期

      從上半年收入看,這些公司多數還是交出了不錯的答卷。本文篩選出19家深度參與創新藥研發的傳統企業,其中有14家實現上半年收入同比正增長,增長達兩位數的有10家;歸股東凈利潤方面,有11家較去年同期增加。

      多家公司提到創新藥已成為業績上漲的驅動力。翰森藥業在財報中表示,其今年上半年創新藥業績占比從去年同期的19.9%上升至28%。先聲藥業創新藥收入較去年同期增長約56.8%,創新藥在收入中的占比達57.6%,創歷史新高。復星也指出,引發業績快速增長的動力部分來自于子公司復宏漢霖的生物類似藥。

      此外,還有5家公司上半年獲得新藥上市批件,包括復星醫藥(復星凱特)的CAR-T細胞療法阿基侖賽注射液、海正藥業的海博麥布、翰森制藥的艾米替諾福韋、恒瑞醫藥的海曲泊帕以及人福醫藥的磷丙泊酚二鈉。

      但從財報公布當日二級市場的反應看,多數公司的業績并未得到投資者的肯定,不少公司股價波動出人意料。

      19家公司中的14家公司在業績公布當天,收盤價都較上一個交易日下挫。跌幅前兩位的公司,分別是恒瑞醫藥和翰森藥業,兩家公司上半年收入增長都達到兩位數,但財報公布當日前者股價逼近跌停,后者直線下跌14.41%。兩個投資者眼中曾經的香餑餑,成了一對難兄難弟。

      而在僅有的5個股價上漲企業中,譽衡藥業當日有業績數據公布和首個產品上市消息疊加,麗珠上半年收入增長較快,可以解釋股價的上漲;而剩下3家公司上半年業績都呈負增長,尤其是東陽光藥,業績較同期下跌90%,歸股東凈利潤虧損超過5億。(具體收入詳見下表)

      可見公司業績公布未能扭轉市場對醫藥板塊的悲觀情緒。今年上半年以來,國內制藥大公司的股價表現應該讓不少投資人大失所望。醫藥股總體趨勢一直是跌跌不休,政策利空消息又不斷涌現。

      目前來看,陰晴不定的股價表現,或從側面反映投資者對醫藥市場預期仍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新藥研發不再單向利好

      在這些公司的實際經營過程中,不確定因素近期也在不斷暴露。

      作為傳統公司中的研發一哥,恒瑞原有的模式遇到挑戰?!兑耘R床價值為導向的抗腫瘤藥物臨床研發指導原則(征求意見稿)》發布后,多家醫藥上市公司股價大幅下跌,其中就有恒瑞醫藥,兩天市值跌去近10%。

      而不少其他傳統公司作為這一模式的跟進者,受指導原則影響,產品線可能也會變成燙手的山芋。

      8月底,譽衡藥業PD-1單抗獲批,很多媒體都沒有跟進報道,其作為國內批準的第10個(進口+國產)PD-1/L1單抗,可能早已不成為新聞。但從半年報中可以看到,科倫藥業、復宏漢霖、麗珠都還在推進同類產品的研發,且屬于公司研發管線中的主要產品。

      類似的現象在傳統公司的非腫瘤產品研發中同樣存在,海正藥業的首個創新藥海博麥布獲批,而依折麥布等多種降血脂藥都早已過了專利保護期。

      在目前中國生物醫藥研發升級和市場激烈競爭的大背景下,這些傳統公司徹底轉型還需新模式。恒瑞今年以來迅速行動,和幾家產品處于后期研發或上市申請階段的生物技術公司,包括瓔黎藥業、萬春醫藥、天廣實,簽署了產品合作開發或商業化協議,打破了原來產品僅由內部自主研發的模式。但更多公司的下一步可能還是舉棋不定。

      拆分上市能否成為較優解

      目前有一種趨勢正在形成:多家傳統轉型公司正準備拆分新藥研發部門或子公司,讓其單獨接受私募機構融資或在公開市場上市。 

      業績嚴重虧損的東陽光藥(HK.01558)或被東陽光(SH.600673)出售,外界猜測這也許是在為東陽光藥回A股上市做好準備。9月1日,東陽光收到了上交所的問詢函,詢問本次資產出售是否為“一攬子安排”。但東陽光的實際打算還未明朗,截至目前多次發公告延期回復上交所問詢。

      海正藥業旗下的海正博銳、眾生藥業子公司眾生睿創,正陸續進行與母公司的分拆工作。

      7月2日,綠葉制藥發布公告,建議拆分博安生物并將其獨立上市,該公司今年上半年剛在生物類似藥上斬獲首個產品上市許可,另外還有多個創新藥處于研發階段。

      科倫藥業似乎也有類似的打算,新聞報道稱科倫博泰在今年3月完成超5億元Pre-IPO輪融資,引入多家投資機構持股科倫博泰,科倫藥業的持股比例則下降至51.7%。

      拆分可能是傳統公司在內外部壓力共同作用下的轉型選擇。上表羅列的公司,多數還未從新藥研發中明顯獲利,仿制藥仍然是收入的主要來源,從歸股東凈利潤來看,它們并沒有多少余錢能為繼續轉型提供大筆資金支持。

      一個新藥的研發失敗,對于多數傳統公司而言,付出了可能會是幾年的仿制藥銷售利潤。上半年康弘藥業宣布旗下眼科產品康柏西普在海外Ⅲ期臨床失敗,外界估計其研發費用投入損失達10億,而從半年報公布的數據看,實際損失遠超這一數字。

      其子公司康弘生物于2017年11月9日與INC Research簽訂Ⅲ期臨床試驗服務協議,截止本報告期末,已支付該協議下服務費人民幣金額1,404,908,187.91元。從通常臨床研究的費用構成來看,服務費只是全部臨床費用的一部分。

      在這樣的背景下,新藥研發部門獨立運作或許更適應于創新藥研發的管理和融資模式。從管理角度看,創新藥和仿制藥的成本效益計算方式截然不同,分拆公司有利于二者之間減少相互影響,拓展外部融資渠道也能幫助公司實現研發風險共擔。

      但分拆同樣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苽愃帢I的舉動引發了人事變動,半年報提到原來主要負責科倫新藥研發的王晶翼博士辭去公司副總經理職務,新的任職將重點轉向科倫博泰。

      但近期又有消息稱王晶翼可能會徹底離開,公司董秘在投資者提問中回應這只是傳言,同時提到科倫藥物研究院和科倫博泰會根據政策變化和市場環境調整產品線。

      而這一連串事件給外界留下了3大疑問:科倫博泰何時能單獨IPO,今后誰主導新公司的研發,產品線又會如何調整?這些問號背后所疑慮的現實,在其他類似舉動的公司同樣存在。

      東陽光藥在準備出售消息傳出后,股價連續數日大跌,而東陽光股價卻一路上漲。拆分后東陽光解脫了,東陽光藥的經營是否會陷入困境?

      東陽光藥目前的創新管線主要是與太景醫藥合作開發的丙肝藥依米他韋和伏拉瑞韋,以及Ⅱ代和Ⅲ代胰島素生物類似藥,結合公司當前的經營狀況以及產品線創新能力來看,能否滿足科創板上市要求尚未可知。近日海和醫藥的IPO申請就被上市委否決。

      復星醫藥作為制藥領域的資本運作高手,倒是給這一模式提供了樣板。復宏漢霖和復星凱特分別是復星旗下負責生物類似藥和細胞治療產品研發的子公司,都由科學家和經理人團隊負責公司相對獨立經營,目前復宏漢霖已成功在港交所掛牌上市。

      應該說,復星證明了這一模式是行得通的,只是之后還有哪家公司能玩轉這種模式,現在還很難判斷。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推廣
      投資藥品復星集團財報創新藥
      18禁裸乳无遮挡免费